【垂钓靳江】 烈日除草

  【垂钓靳江】 烈日除草 2013年6月30日 上午 本人一人及两位不认识的钓友地点:靳江许家州内河 周四周五连续两天的暴雨,让我对周末的行动安排很是纠结。靳江,发大水,那是必然的,找不到合适的钓点空军的可能性很大。可又能去哪儿呢?谁又让咱就好这一口呢? 长沙的夏日真的很难熬,只要太阳一出来,呆在房子里就像是蒸笼里的馒头,出门到户外又总让我想起被我干煸的火焙鱼。火焙鱼啊火焙鱼,想说爱你不容易!煸你的人一定首先得接受被煸,这也应了那句话:天道循环。 于是只好想个对策:早起早归。那句话是怎么说的,早起的鸟儿有虫吃。 清晨五点四十便来到靳江的江边,为了躲避烈日的追击,也为了有虫吃。 一切如预想的一样,洪水滔滔,熟悉的钓位都被淹没其中。 打开的闸口放出的犹如受困已久的猛兽,轰隆隆地奔向自由。 坝上虽然平静,但如此的泄洪,水位会马上下降,你知道的,其实很难有所建树。于是车头一转奔向许家洲,这只是一转念的功夫,没有时间思考。那谁,谁呐?追日的那谁?我一时间也没工夫去想清楚那到底是谁,只知道我必须赶在太阳之前。 许家洲,内河,清晨六点。我没有时间拍照,没有时间看风景,更没有时间等待着欣赏日出。在路上已经定好了今日垂钓的策略,鉴于炎热的天气就开一款清淡的谷物本香饵,再开一款酒香饵,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块的糠饼窝子伺候。为了保险起见,趁着醒饵发窝的档口,再把两根路亚竿当作海竿翻板子的干活。 这一切,十分钟之内完成,很迅速。接着,就是等待,不停地抛竿,轮流更换着两款不同味型的饵料。 等待,抛竿。等待,抛竿。等待,抛竿......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,转眼已经接近八点,离我计划的收杆时间只有一到一个半小时了。东方的太阳已经慢慢升起,汗滴顺着脸颊流下,也不知是烈日的炙烤,还是心中无法按捺控制的焦急。 难道今天又要被抓壮丁去做回空军?难道是钓法出了问题?钓底不对应该钓浮?难道是钓位没有选对?难道是饵料不对路?......无数的问题在我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晃过。 没时间想了,我迅速奔回车里,取了一款极腥的饵料,红虫鲫+自己配置的极腥蘸粉。病急乱投医,这个在如此炎热的天气看似极其错误极其不可能的饵料配方,竟成了今天最后爆发的终极利器。 几杆子下去,一个接口,一尾二三两的小鳊鱼。接着一尾筷子翘嘴,天气太热鱼口并不很多而且很轻,就连擒获的两条翘嘴都是浮漂轻点。 接着大意了,隐约感觉浮漂略有下顿,轻提,一股大力传来,竿子没能立起,直接废了子线。有大鱼,心中百般懊悔自己大意的同时专注了十二万分的注意力。果然,十几分钟之后,大力再次传入我的手中,几分钟稳健地溜鱼,入户了第一条草鱼,终于有了压箱底的东西。 一根海竿也铃声大作,突然趴竿(我的路亚竿比一般海竿要软),一尾近2斤的漂亮鲤鱼被轻松擒获,拍两张照,直接放入了旁边钓友的渔护。 再次回到手竿,太阳已经高高升起,心中已是相当的满足,但我还是期盼着最后一条收杆鱼。终于又来了,又是一尾大草,收杆! 中午亲自下厨,小的清蒸。大的盐熬存入冰箱,等待朋友来一同品尝。 这正是:锄禾在上午,汗滴也下土;只为河中鱼,可蒸也能煮。临机多变化,机会尚可数;美味展中钓,清凉又解暑。

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,转载请注明出处:【垂钓靳江】 烈日除草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